55影视

3.0

主演:未知

导演:未知

55影视高速云

55影视高速云m3u8

55影视剧情介绍

峰高二千米,一条山路直通山顶,两侧断崖绿带,层次分明,遥遥望去崇山峻岭尽入眼帘,美如画卷。55影视走了一会,就可以看到半山腰有一座古色古香的道馆,坐落在山体凸出的平台上。道馆不太大,但面积看起来还不小详情

温新阶的评论

温新阶散文思想艺术论吴道毅在湖北抑或全国土家族作家中,现为中国作协会员、兼任宜昌市作协副主席的温新阶是一位创作成就不菲的实力派作家。温新阶的创作横跨散文与小说两大领域。自上一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跻身文学创作队伍以来,温新阶笔耕不辍,已先后推出了散文集《小雨中的回忆》、《红磨房》、小说集《黑巷》、散文集《他乡故乡》、《昨日的风玲》、小说集《唐朝女子》、散文集《乡村影像》等六部文学著作。他的《看夕阳的人》等文多次被《散文选刊》转载,《他乡故乡》2002年更是荣膺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2009年,他的散文集荣获湖北省第七届“屈原文学奖”,成为该奖项唯一入选的散文集。从总体上看,以书写故乡民族生活为主体的散文创作是温新阶文学创作的特色与主要成就所在。温新阶散文主要表达对故乡乡土生活的温情歌吟,同时不乏对民族生活与社会历史的理性观照,并呈现出抒情散文轻柔、浪漫的艺术格调。温新阶与甘茂华、杨盛龙、彭学明等一起,组成了目前土家族散文创作的最有力方阵。而他的散文与甘茂华散文则代表了新时期湖北土家族散文的主要成就。一、故乡生活的温情歌吟温新阶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出生于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农村,曾担任乡村民办教师、乡村教师与中学校长十多年,十分熟悉民族山乡的乡土生活。由于父亲被无故免于村长职务,同时也因为50-70年代我国历史道路的曲折,少小时期的温新阶饱受了生活的磨难。但也正是生活的磨难砥砺了他积极进取的心灵与自强不息的性格,并促使他通过文学的方式寻找人生奋斗与精神生活的出路。而对生活与文学的双重感悟,特别是他对生活的热爱,帮助他找到了文学的具体表达方式。他在贫困而单纯的乡村土壤中发现生活的亮点,寻求生活的诗意。温新阶在《大山的恋歌》一文中声称:“我在大山里成长,我是大山养育的一只松鼠,对大山有一种神秘而深切的恋情。”散文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他献给故乡的恋歌,充满了对故乡生活温情的歌吟,氲氤着乡村生活的宁静、祥和之气,并洋溢着欢快、进取的人生基调。运用散文,温新阶歌颂父老乡亲们那种质朴而善良的心灵,勤劳而坚韧的品性与单纯而恬淡的生活方式。温新阶深深地扎根于故乡生活的土壤,总是书写他身边的乡村人物——诸如普通农民、乡村干部、中小学教师,他们是作者所熟悉与敬重的父母、兄长、亲人、师友、乡邻、同事等等,书写这些乡村人物平凡而又值得品味的生活,描绘他们的喜怒哀乐或爱憎情感,表达他们的人生愿望与生活追求,凸显他们可爱的精神品质与自然、乐观的生活态度,抑或感念他们对自己所给予的无私关爱。收录于《他乡故乡》卷三“人物经纬”中的《五姨妈》、《玉子》、《梅婶》、《干妈》、《背水女》、《姨父》、《父亲》、《好友文阶》、《恩师》、《隔着窗玻璃见到金先生》、《老何其人》、《陈老师》、《怀念建宇》,与收录于《乡村影像》中的《鄂西女子》、《父亲母亲》、《父亲和他的水田》、《大姑父》、《大舅》、《大哥》、《季骟匠》、《帐房徐》等,都属于这类散文,虽然各各篇幅不长,但却写得朴实感人,犹如父老乡亲的小传,也是唱给他们的赞歌。《父亲》、《父亲母亲》与《父亲和他的水田》等文通过点滴细节写父母的养育之恩、勤劳品性乃至父子之间的心理默契,无论是父亲的涉险送粮还是母亲的细心种菜,等等,都写出了父子之间或母子之间的至情,字里行间浸透着浓浓的亲情,同时化解着岁月的艰辛与生活的烦恼。其余诸文所写虽然对象不同,但也都凸显着普通乡民身上朴实感人的品格或可亲可敬乃至可叹可悲之处。举凡中年寡妇五姨妈乐于做媒的“热乎心肠”、农家女子玉子走出封闭大山、追求新生活的坚定与执着、干部家属梅婶的秉性正直与乐于助人、村妇干妈的慈爱、宽厚与对腐败现象的坚决抵制、姨父的乐于行医救人、教书育人、为人师表与高风亮节、农村青年文阶文学道路的坎坷与人生追求的不易、恩师秦鍪的春风化雨与诲人不倦、大哥的生活艰辛以及季骟匠的生不逢时及人生与感情悲剧,均是如此。这此人物的活动与人生经历,也关涉着乡村生活的方方面面,联结着时代的变换与兴衰,有着多方面的社会与时代内涵。如果说,温新阶的上述散文写出了父老乡亲们善良的品性与博大的胸怀的话,那么,他的另一批散文则着力张扬着农村青年特别是山村学子那种顽强拼搏、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温新阶发现,生活在鄂西贫困民族山乡中的年青一代特别是作为农家子弟的民族学子,虽然经济贫困,生活条件艰辛,然而他们却没有被困难所吓倒,而是迎难而上,发愤图强,保持着一种青春的朝气特别是土家人或山里人那种超乎寻常的坚韧,表现出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他们代表着民族的未来,也预示着民族山村经济腾飞、社会发展与历史进步的希望。他的不少散文便记录或描绘着这些民族青年或学子高昂、进取的人生姿态,同时也表达着自己作为山村教师那种独特的心理感受。《遥远的红渔坪》在展示民族山村中学办学条件极端欠缺的同时,由衷地赞美了大山里民族学子们努力学习、勇于创新与苦创佳绩的拼搏精神。红渔坪中学地处五峰土家族自治县大山深处,“是一所严格意义的乡间中学,离乡政府有17公里,离最近的小集镇渔泉河也有5公里,学校周围除了一家卫生室以外,再没有任何‘单位’,更没有菜市场……”它与世隔绝,办学条件异常困难,不仅看电视等文化生活奇缺,而且连老师生活所必需的菜蔬都无法供应。至于学生更是因为家庭经济贫困而不得不以包谷面与合渣维持生活的全部营养。然而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师生们的教学热情却异常高涨,学生考试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师生们办起了“苦竹文学社”,在艰难的环境中仍然放飞人生的梦想。《在楼板上行走》中则有着这样的描述:“从一棵树变成一块块楼板,它有形的生命结束了,而在这楼板上,坐着四十几个十岁出头的孩子,他们是小树,他们幼苗,他们是蓬勃的生命,也正是那些松树生命的延续、继承和发扬……”山里极端简陋的楼板房教室成为民族少年儿童成长的摇篮,也是他们渴求知识、勤奋学习、健康成长的见证,师生们生动、和谐的学习情景,也正是他们追求进步、向往文明的写照。《豆芽菜》更是以作者作为中学教师在组织学生考试时允许学生抢收小溪边的野豆芽菜一事为故事框架,生动地展示了鄂西乡村教师对贫困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特别是展示了鄂西民族莘莘学子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中勤奋学习、积极向上的人生姿态。温新阶更多的散文,则执着于对鄂西民族生活中那种宁静、祥和、恬淡、自然意趣的追寻,从美丽多姿的民族山水中寻找自然的真谛,于魅力无限的民族风情中寻找生活的诗意。温新阶常常运用想像的方式、浪漫的笔触与富于诗性气质的语言,去建构与重塑鄂西民族生活那种独特的诗情画意,让人感受到世外桃源般的超然尘外,陶醉于带有梦幻色彩的心灵栖居之乡。《他乡故乡》卷一“故乡风情”中的《故乡风情》、《土家姑娘》、《秋韵》、《山寨走笔》、《梦中清江》、《盐池夜浴》、《伴峡风光》等,以及《乡村影像》中的《故乡三月》、《清江落日》、《阳光下的村庄》、《秀峰桥的月亮》等诸作,均为这方面代表作品,同时也表征了温新阶散文主体性创作旨趣。这些散文将鄂西清江两岸秀丽的地域风光、浓郁的民族风情与火热的劳动场景融汇在一起,组成了一幅幅情意无限的民族生活画卷。《故乡风情》以鄂西山乡春夏之交的生活为枢纽,依次展开女人下河洗菜或姑娘挑水、送亲队伍送亲、姑娘采野茶、男人水田中打秧、婆娘们旱地里薅草、全村老小齐跳丧鼓舞送亡人等生活场景,温暖的阳光、新绿的山野、明澈的溪水与人们的说话声、笑声、歌声,还有唢呐声、鼓声天然地组合在一起,一幅欢乐、祥和而富有土家特色的山乡生活连轴画卷便展现在读者面前。《故乡三月》则以作者回归故乡的行动为经线,辅之以回忆与联想,串联起故乡生活的多重画面,文思轻盈而不失厚重。秀峰小镇的河流与桥梁、人事的兴废、榔坪遍地开放的木瓜花以及乡民们因种植木瓜而致富、对竹园荒“世界合作医疗之父”覃祥官的拜访、回乡探母、祭父等等,被作者自然而巧妙地剪辑、组合在一起,既描绘了故乡三月的美丽与烂漫,以及经济发展的美好前景,也写出了乡亲们的梗直、质朴与善良,特别是年迈母亲的勤劳与对儿女的体贴,因此立体地浮现了故乡的神韵。其他如《伴峡风光》、《风吹燕麦》等或描绘清江伴峡旎丽、秀美的风光,或点染鄂西燕麦的芬芳,也各有特色,写得诗情浓郁。无论温新阶描写故乡生活的哪一类散文,都是与发掘土家族的文化精神分不开的。像《梦中清江》一文对土家族的跳丧文化就作出了这样的归结:“土家是怎样一个民族,对生死是如此豁达乐观,他们是读透了人生的辩证法的,死是生的开始,生是死的起步……这样的民族,还会被什么困难吓倒呢?”这与其说是对土家生活与风情的描写,不如说是对土家族文化的礼赞。他的散文因此达到了民族的高度,具有了文化乃至哲理的意味,超越了那种对乡土生活的浅层次描写。二、社会历史的理性观照温新阶对本民族的生活充满了热爱,但并不意味着他被情感的潮水所淹没,而失去了理知,因此对民族的局限视而不见。而且,温新阶对社会历史的观察常常具有别样的眼光,能够跳出固定的思维模式,从人们习以为常的观念中发现纰漏,经过独立思考作出新的判断。就温新阶散文来说,其内容除了故乡生活的温情歌吟之外,还包括其他方面丰富内容。而对民族生活与社会历史的理性审视就是其中的重要方面。温新阶散文总体上讴歌故乡的民族生活,但也内含着对民族生活的清醒认识与悲剧性体认,这使他的散文在单纯与温热之外多了几分浑厚之气与冷峻之感。这种清醒认识与悲剧性体认,既包括对民族历史曲折的反思,对旧社会政治黑暗的诅咒,更包括对父老乡亲艰难环境与生存艰辛的叹喟,以及他们现实生存苦难的忧患。《故乡三月》在渲染故乡牧歌情调的同时,依次写到了当下赌博风对乡村的袭击、历史上土匪的为患、父母在农村劳动的艰辛以及父亲去世后母亲的孤独,让人看到了乡村生活诗意背后的某些阴暗图景。《好友文阶》写作者与同学兼好友文阶长期的友情,颇为感人,但在文阶身上所反映出来的,却是一个农村业余作者与时代的错位,一个农村青年生活艰辛与精神追求之间难以克服的矛盾,一个农民难以超越生存环境的困顿,包孕着深刻的社会意义。《五姨妈》中五姨妈热心肠的背后,也有着五姨妈丧偶与再度失恋后的极度情感寂寞,有着乡村流言蜚语对一个女人情感生活的扼杀,有着五姨妈为他人幸福而背地里作出的巨大牺牲。《季骟匠》毫不掩饰“文革”带给个人的历史灾难,以及知识分子学非所用、知识废弃的时代悲剧。《大哥》中对大哥有这样一段描绘:“大哥是苦八字。好日子没过几年,生活的重负再次压向他,两个女儿上学,开支自然不小……十来亩薄田,得大哥去扒拉,缺钱了,要大哥去挣。大哥是劳心又劳力,年纪不大,头发就白了。酒是早已不能喝了,吃饭很少添饭,时不时地喊头疼,可他还得挣扎,还得奋斗,他的事还没完,上有老,下有小,他是个吃苦的命。”作者对大哥的同情与关切溢于言表,也真实地讲述了大哥作为农民生活的艰难不易。可以说,在温新阶描写乡村生活的散文里,始终掺杂着他对父母亲、兄长、乡亲们生存艰辛的描写,始终缠绕着他文化血液里对农民挥之不去的悲悯情结,从中不难看出作者浓厚的人道主义情怀或与中国农民之间血脉相连的天然情感。尤为可贵的是,温新阶散文没有回避对民族文化劣根性的观照。他这方面的散文为数不多,但却具有很强的思想力度。《流水西去》正是这样的代表作品。散文通过对资丘与榔坪两地的对比,集中描述了自然经济观念以及民族的守旧、排外心理对榔坪社会发展的制约,在很大程度上揭露了民族文化的劣根性。资丘与榔坪同属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两个乡镇,自然条件各有千秋。近现代以来,资丘商业发达,榔坪却在“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圈子里长期徘徊。究其原因,竟然与榔坪人的文化心理缺陷有关。他们因为有“良田”或“平地”“几千亩”,就产生了优越于山地人的“平地意识”,乃至发展为“榔坪人心态”或“榔坪人人格”。为此,他们不但“排外”,而且“讲狠”与“对抗领导”。所谓“排外”,就是与外地人发生冲突时,大家群起而攻之,特别是容不得外来生意人与外来的领导。民国十一年与十九年,包括神兵头领梅孝达在内的榔坪人两次血洗来此做生意的“黄帮人”(黄陂人),而且不论男妇老幼,悉数杀害。于是,“黄帮人的血浇灭了在榔坪刚刚燃起的资本主义的火苗,冲走了还没有生根的商品经济的萌芽,而且膨胀了一部分榔坪人盲目的畸形的自尊和自豪。”同样,因为红军占领了自己的地盘,民国十八年秋,梅孝达还残酷地杀害了前来投靠他的红六军军长李勋等十余人,“碾碎”了红六军“最后的火种”,以至“榔坪本来有一次为中国革命作出贡献的机会,却变成了一次丑恶而凶残的表演”。可悲的是,这样的阴暗文化心理至今仍然彻底消除,埋藏着“十分严重”的“显性后果”与“隐性后果”。就“隐性后果”而言,就包括“好些做生意的不愿到榔坪来,更没有人愿意来投资,收山货收牲猪的在榔坪周围转一圈就走了,榔坪的餐馆不少,好些客车不敢停下来就餐……”文中浸透着作者强烈的民族文化内省意识与批判意识,对民族文化的自新与民族经济社会的发展充满了期待。温新阶散文对生活的理性思考并不局限于对民族生活的观照,而是广泛延伸到对中华民族历史与世界文化的认识。他在写到屈原、王昭君等历史人物与东邻日本历史、文化时便贯彻了这一点。《秋谒屈原祠》虽然高度推崇屈原的伟岸人格,但也没有按照惯常的思路去盛赞大诗人屈原的才华,而是围绕屈原出生地秭归为何只诞生了屈原一名伟大作家而没有催生一个作家群、屈原作为文学家的成功与作为政治家的失败而展开文化诘问与辨析,从而给读者带来全新的文化视野。而谈到屈原作为政治家失败尤其是政治失意对作家的磨砺时,作者发表了这样的不俗之论:“气节精神可歌可泣,但他毕竟不是一个成功的政治家,以诗人的纯真和激情去从政,是没有不失败的,很多人想把这两种基因同时植入一个载体,但往往产生排异而不能成功,具有诗人气质的人从政,大多碰得头破血流,除了留下一些千古传诵的诗句和可歌可泣的精神财富以外,于当时的世事并无裨益,昏庸的照样昏庸,亡国的照样亡国。但是,由于他们政治上失败,使得他们有可能深入到生活底层,思想上有了一种深层的痛苦体验后更深刻的感悟,便产生了一些不朽的作品,同时,由于他们政治上失败所产生的人心归向的积累,作为诗人在人们心目中就更加伟岸和高大,这两者竟然互为因果。”这种见解无疑是一种新的发现,是基于历史与现实的科学总结,也是从历史理性的高度去解开政治与文化的纠结的积极尝试,不无启示意义。《昭君村走笔》以游历昭君村为载体,从女性解放的角度夸赞王昭君非凡的胆识,也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在作者看来,昭君的出塞与其说是被动的,不如说是主动的,是源于昭君深层次的心理与情感渴望。比如,她不能忍受汉宫“那种没有止境毫无生机的生活”,“她渴望给予,她渴望接受,她渴望挑战,她渴望一种成熟女性殷红鲜血的流淌,她渴望将那一枝蓓蕾开放成灿然的花朵”。对她来说,“胡人也好,汉人也好,毕竟是奇妙的另一半世界,茫茫草原终比这高墙深宫更有生机”。“于是,她主动请求远嫁呼韩邪单于”。这种非凡之举,不仅是“一种人性的张扬”,也是昭君“抓住机遇,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的表现。所以,“与其说王昭君是促进民族团结的英雄,不如说她是妇女解放的先驱”。作者这种大胆的见识未必能够得到人们的广泛认同,但却具有强大的思想冲击力,体现了对历史追问的纵深推进。《东京的冬天》通过游览日本的一些生活细节,反思民族文化的差异,同时呼唤人类的和平。作者虽然置身于现代文明的日本,却没有忘掉国耻,而且诧异于现今“彬彬有礼的日本人”与几十年前在中国“烧杀掳抢的皇军”之间的强烈反差,慨叹“人类经历了几千年的厮杀和争斗,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找到了和平和发展两大主题”,其理性思考的力度也是读者有目共睹的。三、抒情散文的艺术格调通过二十多年的艺术实践,温新阶在散文创作也积累了不少经验。他的散文描写故乡的奇异山水与风土民情,偏重于抒情,总体上属于抒情散文。他强调艺术情感的真实,追求朴实无华的文风,同时注意散文的构思以及语言的运用。诗人、作家刘益善运用文学语言“静水如蓝”四字形容温新阶散文,并具体指出:“温新阶的散文语言是朴实的,简洁的,但这种朴实与简洁中却透出了一种动人的美。”应该说,这种形容与评判是恰如其分的。温新阶的散文艺术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特点。本色、质朴是温新阶散文的基本特点。虽然温新阶散文立足于歌颂故乡民族生活,但这种歌颂是发自内心的,没有矫糅做作,更不是无病呻吟。他并没有简单地去迎合某些沿袭已久的主流文学观念,把文学简单地等同于对政党或政治领袖的颂歌,满足于肤浅的“歌唱”。他之所以歌颂,是因为他从乡土生活中发现了美,从广大的勤劳、朴实的父老乡亲身上发现了人性的美或人情的美,从乡村生活中发现了民风的纯朴。尽管他不时运用浪漫手法对故乡生活进行了诗意的描绘,但这基本上是出于艺术创作的需要,并不违背艺术的规律。他没有出于某种简单的政治需要,去任意拔高笔下人物的思想,去刻意回避生活的矛盾。他笔下的人物因此显得朴实、可信、活泼、可爱,他笔下的生活往往是原生态的。而这些人物与生活总是散发出泥土的芳香与青草的气息。作者对它们抒发的都是真情实感,没有虚伪的夸张,也没有恶意的讽刺。前述所举的《故乡三月》、《好友文阶》等文,就是明显的例证。为避免累赘,此处不再详析。在文学变得日益功利、充满浮躁之气的今天,温新阶的这种拥抱真诚的创作思想与写作追求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也为民族作家作出了表率,并预示着民族文学健康发展的方向。浓郁的民族生活气息是温新阶散文的第二个特点,并标志着温新阶作为土家族作家的民族身份。温新阶散文的民族生活气息,正是与他对民族风情的着力渲染分不开的。无论是土家族,还是宜昌地区,都有着独特的民族风情与浓郁的民族风俗。就长阳地区的土家族而言,它们不仅有着清江雄奇而秀丽的地域风光,而且有着薅草锣鼓、赛龙舟、哭嫁歌、跳丧舞,以及唱南曲、唱花鼓子、对山歌等姿态万千的民族风俗,有着本民族独特的生存样态与生存方式乃至思维方式及哲学观念。与专注于民族风情散文创作的甘茂华、杨盛龙等土家族散文作家不一样,温新阶散文并不完全从民族风情楔入对民族生存样态的书写与民族文化的发掘,但钟情于民族风情的描写却是不争的事实。无论是《他乡故乡》的《故乡风情》、《盐池夜浴》、《伴峡风光》、《故乡的丧鼓》、《亲近五峰》等诸多篇什,还是《乡村影像》中的《故乡三月》、《清江落日》、《鄂西二十四节》等众多篇章,都是对土家民族风情或鄂西民族风情的专门素描,称得上地道的民族风情散文,创作旨趣与甘茂华、杨盛龙的民族风情散文并无二致。在这些散文中,清江的奇险,伴峡的秀美,盐池的神秘,五峰的青秀,以及土家族哭嫁歌的缠绵、跳丧舞的豪放、薅草鼓的雄壮、南曲的清奇、花鼓子的活泼等等,犹如一幅幅民族风情的山水画或水彩画,让人目不暇接。尤其是长篇散文《鄂西二十四节》更是作者精心构思、集中描写鄂西民族风情的力作,它以传统二十四节为彩线串联起鄂西宜昌地千姿百态、五彩缤纷的民族风俗,也立体式地展现了鄂西人民生产、生活或吃、穿、住、行、婚、丧、嫁、娶等各方面的生活样态,无论是杀年猪、磨豆腐、摘春茶,还是榔坪的木爪、远安的“冲菜”、枣阳的割麦、秭归的招魂、香溪的文化旅游,等等等等,均写得情趣盎然,同时昭示着近年来温新阶散文创作重心向民族风情散文的转移。也正是这些精彩的民族风情描写,使温新阶散文洋溢出浓郁的土家族生活气息,呈现着一种鲜明的鄂西地域品格。如果说,本色、质朴的文风表明了温新阶散文创作情感的真诚,民族风情描写凸显出温新阶散文的民族地域品格的话,那么,诗的意境的营构与诗的语言的运用则标志着温新阶散文对文学品位的追求。可以说,诗的意境的营构与诗的语言的运用构成了温新阶散文的又一特点。一方面,温新阶散文着意于诗的意境的营构。温新阶散文大都写得情景交融,具有古典诗歌的意境美。无论是写景、叙事或记人,温新阶都能做到虚实相生,主客观统一,能够将主体的情感投射到所描写的对象之上。他写的景,多是情中景,抒的情也是浮现于景中。他的情感总是随着笔下人物的命运沉浮而起伏或跳动,常常爱憎分明。像《伴峡风光》、《油菜花弥漫山岗》、《土豆花依然美丽》等文,无不在景物描写中跳动自己的情思,抒发对故乡美景的热爱。无论是峰峦秀丽的伴峡,还是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抑或是美丽动人的土豆花,都荡漾着作者由衷的喜悦之情。而在《风吹燕麦》、《父亲母亲》、《大哥》等文所描写的人物背后,总能谛听到作者跳动的心房,感受到他对乡亲、父母、兄长艰难生存处境与人生悲剧的深情悲悯。另一方面,温新阶散文追求诗的语言的运用。抒情散文亦即美文,美文离不开美的语言。从很大程度上说,抒情散文是语言的艺术。温新阶通晓这一艺术诀窍。他的散文所写虽然大都是民族地区的乡村生活,但所运用的语言却都是艺术的语言。他尤其注重将诗的语言植于散文中,从而使散文的语言保持凝练、空灵、含蓄、精致等色彩,他散文的写景、抒情因此显得灵巧而浪漫,富于想像力。在《阳光下的村庄》起首有这样一段描写:“秋天的阳光是最好的阳光,一种叫人宁静的暖和,一种深蓝的纯静,而秋天的村庄则简约而不失生机。庄稼收获了,树木开始落叶,林子就变疏朗而开阔……”借助于具有想像力与美的文字,作者描绘了一幅祥和、宁静的秋色图。类似这样的文字风格在温新阶散文中极为普遍。而他侧重于表现生活感悟的散文集《昨日的风铃》更称得上散文诗之类的作品。如《鄂西短章》中“蓝天如高悬的镜子,摄着我们的魂儿和歪歪扭扭的脚步儿”、“踏着田塍上的秋草,超过那一树一树的刺红果”等句子,即是明显的例子。参考文献:[1]温新阶:《大山的恋歌》,见《昨日的风铃》,中国文联出版社2002年版,第3页。[2]刘益善:《静水如蓝(序一)》,见温新阶:《乡村影像》,云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3页。吴道毅(1965—),男,苗族,湖北来凤人,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文学博士。主要从事当代文学研究。



呼兰河传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1、主要内容那是一个既僻远又热闹的小城,在城中的交通要道上坐落着一个“大泥坑”,它常常淹死一些动物和小孩,可居民都在看热闹,没有人出来加以整治。有的说应该拆墙,有的说应该种树,但没有一个人说要填平的,尽管填坑并不难,可却没一个愿意。又到了小城举行盛举的日子,人们有跳大绳的、唱秧歌的、放河灯的、看野台子戏的、看庙会的,异常热闹。我的祖父已年近七十,他是一个慈祥、温和的老人,家里面只有祖父最关心我,所以,一天到晚,门里门外,我寸步不离他,他常教我读诗,带我到后花园游玩,我走不动的时候,祖父就抱着我,我走的动了,祖父就拉着我,祖孙俩相依相伴,有着无穷的快乐。我们有几家邻居,西边的一间破草房租给一家喂猪的;还有一间草房租给一家开粉坊的,他们常常一边晒粉、一边唱歌,过着很快乐的生活;厢房里还住着个拉磨的;粉坊旁的小偏房里还住着个赶大车的胡家。胡家养了个小童养媳——小团圆媳妇。她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成天乐呵呵的,可胡家想给她个下马威,总是无端打她,左邻右舍也支持胡家的行为,都说应该打。胡家就越打越凶,时间也越打越长,小团圆媳妇被折磨得生了病。老胡家听了跳大神的人的话,决定给小团圆媳妇用开水洗澡。洗澡时,很多人来看热闹,只见她被滚烫的水烫了三次,几天后终于死去了。人们都管拉磨的那个邻居叫“冯歪嘴子”,他不但会拉磨,还会做年糕。有一次,我去磨坊买年糕,看到里面炕上躺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原来冯歪嘴子成家了,那女人就是同院老王家的大姑娘王大姐。然而,冯歪嘴子的幸福生活遭到了邻人们的羡慕和嫉妒,大家都说王大姐坏,谣言层出不穷,冯歪嘴子受尽了人们的冷嘲热讽。过了两三年,王大姐在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因难产死去,冯歪嘴子常常含着眼泪,但他看到大儿子已会拉驴饮水,小儿子也会拍手笑了,他就不再绝望。在儿子身上,他看到了活着的希望。2、作品简介《呼兰河传》是著名作家萧红创作的一部自传体小说,1940年写于香港,1941年由桂林河山出版社出版。小说共分7章,前有序后有尾声,著名文学巨匠茅盾作序。本书描绘了东北边陲小镇呼兰河的风土人情,展示了女作家独特的艺术个性与特色。3、作者简介萧红(1911-1942),原名张乃莹,中国近现代女作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被誉为“30年代文学洛神”。191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一个封建地主家庭,幼年丧母。萧红是民国四大才女中命运最为悲苦的女性,也是一位传奇性人物。她的一生是不向命运低头,在苦难中挣扎、抗争的一生,萧军的出现直接影响了其命运并引发她开始文学创作。1935年,在鲁迅的支持下,发表了成名作《生死场》。1936年,东渡日本,并写下了散文《孤独的生活》,长篇组诗《砂粒》等。1940年与端木蕻良同抵香港,之后发表了中篇小说《马伯乐》和著名长篇小说《呼兰河传》。 1942年1月22日,萧红因肺结核和恶性气管扩张去世于香港。

55影视猜你喜欢